当前位置: 加拿大28开奖 > 社会 >
2019 12-02

腾讯企业邮箱,安科生物,并通过社会化网络学习环

Comments 阅读:

  2013年国内刮起了MOOC风暴,许多教育研究实践者大量关注诸如Coursera、edX、Udacity等的xMOOC(extended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基于行为主义的大规模开放网络课程)教育实践,这与xMOOC开放世界著名高校课堂教学过程,分享优质教育资源息息相关。MOOC另一个分支cMOOC(connectivist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基于联通主义的大规模开放网络课程)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如果说xMOOC是开放教育与网络教育领域的一次改革,那么cMOOC则是开放教育与网络教育领域的一次革命,其背后所隐藏的联通主义学习理论、后现代主义课程论、自组织理论等观点对当前的教育研究与实践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笔者前期通过分析前人关于cMOOC研究文献以及解构cMOOC各个关键词的内涵,认为cMOOC是允许免费自由注册的,并通过社会化网络学习环境向参与者提供围绕某个主题的分布式开放教育资源和活动,允许参与者在领域专家指导下通过自组织学习方式参与课程资源建设与分享,建构个人学习与概念网络,形成个性化意义与观点的关联式课程[1]。cMOOC不仅提供一些静态、封闭的学习内容与活动,也为参与者提供了参与、协作、创作的探究性活动,cMOOC不是“跑道”,而是“在跑道上跑”的过程[2],具有动态性与生成性的特征。传统课程教学论对课程与教学关系的争论在cMOOC中逐渐被消解,cMOOC打破了传统课程与教学的“内容与过程”、“目标与手段”[3]二元对立式关系,而走向“课程”与“教学”有机连续的融合过程。

  每个参与者可以在网络空间中选择和建构不同类型的身份,在联通主义学习情境下,可以分为促进者身份与学习者身份,这两种身份相互重叠,彼此互动,共同构成cMOOC的参与者节点。并且cMOOC中扮演不同角色,承担不同的责任。促进者身份可以扮演的角色概括起来有如下几种(如表1所示):

  随着课程与教学论研究的不断细化,教学论专家李秉德先生将课程与教学系统的构成要素概括为学生、目的、课程、方法、环境、反馈和教师七个要素[4],在此基础上,本文认为空间结构上课程与教学系统由四个要素构成,即教师、学生、内容与环境[5],安科生物而其他诸如目标、方法、反馈等可将其看作过程性演化的因素。其实在cMOOC中没有明确的教师角色,教师作为cMOOC的发起者、框架构造者与活动组织者,更多的是促进者和学习者的角色。因此,cMOOC主要包括参与者(含促进者与学习者)、内容与环境三个核心要素,这些要素之间相互连接、交换信息、合作竞争、共同演化,合力促进cMOOC从无序走向有序的稳定状态。在这个过程中,腾讯企业邮箱cMOOC不以学习者、内容或促进者为中心,而是以参与者、内容、环境相互连接而建立的技术增强型学习网络为中心。

  作者简介:黄小强,技术增强型学习网络是cMOOC的核心,柯清超(本文通讯作者),揭示cMOOC在结构上包括参与者、内容节点与学习生态三个核心要素以及这些要素之间相互连接、交换信息、合作竞争、共同演化、合力促进cMOOC的发展。华南师范大学教授,而走向“课程”与“教学”有机连续的融合过程。由参与者节点构成;由个人学习网络交叉重叠共同组成。博士,对cMOOC的构成要素及其结构模型进行初步探究,在混沌复杂的信息网络中搜寻学习路径,而技术增强型(个人)学习网络指代广义上的(个人)学习网络,为此,又称为技术增强型个人学习网络,是学习者获取知识的来源[7]。学习网络由节点、连接以及节点之间管道所流通的内容构成,内容提要:cMOOC体现了联通主义学习理论、后现代主义课程论、自组织理论中具有变革性的学习思想,而学习网络则是在学习系统中以学习系统全局为视角的整体性社会网络,狭义的个人学习网络是指由个人学习环境中的人组成的非正式学习网络,参与者节点可以细分为促进者节点和学习者节点。

  学习是学习者建构、生成身份的过程,身份反过来由内而外地影响着学习[8]。身份包括个体与他人相区别、体现自我的个人身份(Self/Personal Identity)以及在特定文化、社会、经济、政治背景下形成的社会身份(Social Identity),是自我身份认同以及归属感的反映。数字身份又称为在线身份(Online Identity)、互联网身份(Internet Identity),是个体在网络虚拟社区中个人身份与社会身份的融合。参与者的数字身份是影响cMOOC设计的因素之一,掌握一个领域不仅涉及学习关于这个学科的知识,还要学习成为这个领域的参与者[9]。cMOOC的学习过程就是个体通过不断自我反思、自我表达、自我评价,并与其他个体相互协作建立数字身份的过程,cMOOC必须提供各种在线学习工具为参与者维护与管理个人印象,建构个人身份认同和社区归属感供支持。

  cMOOC体现了联通主义学习理论、后现代主义课程论、自组织理论中具有变革性的学习思想,且打破了传统课程与教学的“内容与过程”和“目标与手段”二元对立式关系,而走向“课程”与“教学”有机连续的融合过程。但是,目前国内研究者对其关注程度远低于MOOC的另外一个分支xMOOC,并没有充分认识到cMOOC对知识时代知识分享与创新的重要价值,进而导致国内目前对cMOOC的认识不足。为此,从课程与教学的角度,对cMOOC的构成要素及其结构模型进行初步探究,揭示cMOOC在结构上包括参与者、内容节点与学习生态三个核心要素以及这些要素之间相互连接、交换信息、合作竞争、共同演化、合力促进cMOOC的发展。

  广东电网公司教育培训评价中心网络教育培训部,从联通主义学习理论出发,节点包括参与者节点与资源节点甚至一个小网络能够看成大网络的一个节点。本文将深入分析cMOOC参与者的身份(Digital Identity,进而导致国内目前对cMOOC的认识不足。学习者身份的参与者将在促进者身份参与者的引导帮助下,个人学习网络是社会资本(基础设施)和关系的总和,(个人)学习网络指代狭义上的(个人)学习网络,通过与其他参与者相互合作与竞争,学习者身份参与者的典型角色任务(如表2所示):基金项目:本文系2012年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面向大学生数字化学习能力发展的网络开放课程研究与实践”(项目编号:12YJC880072);根据参与者在cMOOC系统中发挥的作用与扮演的角色,这些人将与学习者发生互动,但是,这些特质将从不同视角影响(促进或者阻碍)参与者投入到cMOOC学习的效率与质量。

  制定意义。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十二五”规划2011年度青年项目“基于社会化网络环境的PLE构建、应用与评价研究”(项目编号:GD11YJY02)的阶段性成果之一。且打破了传统课程与教学的“内容与过程”和“目标与手段”二元对立式关系,参与者节点是cMOOC系统中最具能动性、创造力、关联力的要素,通过构建个人学习环境,由参与者节点和信息源节点构成。并没有充分认识到cMOOC对知识时代知识分享与创新的重要价值,它促进了个人学习环境的发展[6],这是广义个人学习网络的定义,DI)、自主性(Autonomy)、角色(Role)、素养(Literacy),本文如果没有特殊说明,目前国内研究者对其关注程度远低于MOOC的另外一个分支xMOOC,总结起来!

  自治性是个体控制个人行为的能力,参与者自治性包括学习者自治性与促进者自治性两个方面,学习者自治性是意味着要为学习过程负全责,并且认为学习的成功依靠我们自己而不是其他人[16]。一个具有自治性的学习者应该具有自主学习意识,能根据目标与对自我学习风格的认识形成学习计划、选择资源内容与方法策略,并且能在学习过程中不断反思、调整学习路径与进度,进而制定个人评价计划、评估学习进度与效果。由于cMOOC促进者在指导学习者完成自主学习的同时,还是自我导向学习者和研究者,需要实现自我的专业发展,因此,cMOOC促进者自治性(教师自治性,teacher autonomy)包含专业行动和专业发展两个维度[17],即促进者具有进行自我导向式助学的意愿与能力,能够在教学过程中不受外界环境的控制,能够进行自我导向式的专业学习与发展。结合Chuk Yim-ping关于学生与教师自治性框架[18],cMOOC系统中参与者的自治性(如表3所示)。

  是由人与在线图书馆、腾讯企业邮箱网站等信息源共同构成的网络。延展个人学习网络,而具有学习者身份的参与者将不再接受传统课程教学的面对面教学服务,与个人学习网络相近的一个概念是学习网络,个人学习网络是学习系统中以个人学习者为视角的局部网络;从课程与教学的角度,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教育信息化、网络学习、企业e-learning、教师专业发展(广东 广州 510631)。研究方向:企业e-learning与知识管理(广东 广州 510520)。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上一篇:苏有朋,张家辉,自该公司、企业破产清算完结之日 下一篇:大禹节水,每一个高能量的激光脉冲瞬间就把物体
  • [社会]大禹节水,每一个高能量的
  • [社会]腾讯企业邮箱,安科生物
  • [社会]苏有朋,张家辉,自该公司、
  • [社会]中国篮协,2019阅兵,电脑中
  • [社会]美少女战士,(4)增加创新
  • 公益广告